“不要担心,我们在!” 致敬坚守战疫南艺人(三)
发布人: 后勤基建处   发布时间:2020-04-28   浏览次数:

每年的三四月间,官微都会例行给大家奉上一篇赏花地图的景色推送。

这几天,南艺的迎春花又开了

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。哪怕只有零星小朵,也在传递着一份春意盎然。

听说,武汉大学的早樱也开了。

即便在疫情的阴霾下,它们也在用力地绽放。

在三月的第一天里,百岁泉边信步的白鸽,逸夫馆侧开屏的孔雀,宿舍楼前绽放的白玉兰,网红级别的流浪猫大黄,都在静谧的校园自在地享受着春光。  

“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”

南艺此刻的安宁背后,多亏了那些在冬春之交默默奉献的人们。  

你们不在的校园,不要担心,有我们在。

1月底,在学校防控领导小组的靠前指挥下,相关工作组全部下沉一线,高效实施,迅速进入“战时状态令”的准备。 

封闭校门守护校园第一道防线,维持校内校园环境保洁和卫生消杀工作、医护人员轮流上岗值班、食堂师傅保证校内就餐服务,专人负责校内家属区的居家防疫及生活保障安排,他们为校园的封闭管理、安全有序运转付出了难以想象的艰辛。

  为了宿舍管理的更加安全,减少宿管人员值班流动,学校对在校国际学生进行了集中的管理,两名宿管员必须24小时驻校管理。
彭海荣和陆霞,为人母、为人妻,放弃了春节期间的家庭团圆,从2月9号开始至今,已经连续23天24小时与学生吃住行都在公寓,没有出一趟校门,更不要说回一趟尽在咫尺的南京小家庭了。
因为她们有着相同的目的——“做好学生的生活照顾,直到疫情结束!”
今天,我们就要说说她们。

    

 “阿姨,我的卡里没钱不能用电了,我正在煮东西吃,等不了了,我要去46号楼充值了。”

彭海荣抬头一看,还有一刻钟就到零点了。这些日夜颠倒的夜猫子,这个点才开始折腾晚饭。她赶紧抓起外套:“你一个人不安全,我陪你去。”

虽然自己也有孩子,但儿子早已独立成家,在这近一个月里,彭海荣觉得自己像多了28个孩子。每天都有人在呼唤她:“阿姨,洗衣机币投不进去,怎么办?”“阿姨,我不会用这个烘干机,快来帮帮我。”
知其所需,才能更好地满足所求。
可有一个孩子让阿姨为难了。他叫奥克斯,住在2号楼的四楼。没见他去食堂打菜,也不见他在公用厨房里起灶。其他同学会去南门取盒马或京东的生鲜食材,没见他去取过。
半小时之后,彭海荣得到了答案,奥克斯很想自己烧菜,但他不会网络购物。因彭海荣不会英语,她便安排另一个同学手把手地教奥克斯如何网购,一个晚上过去了,效果并不理想。
第二天中午,奥克斯又出现在值班室,别别扭扭地说:“阿姨,我想要鸡蛋,我还要买土豆、洋葱……”
一个优秀的宿管必须对学生们有足够的了解,彭海荣想起3号楼有两个朝鲜同学常去取菜,似乎还可以电话订菜,她拉着奥克斯前去,要到可以送货上门的菜店老板电话。
网购不行,电话购物吧。
号码给了奥克斯,他有点害羞紧张的样子。
“算了,阿姨帮你打吧。”给菜店老板拨去电话,奥克斯这边兴奋地比划着,彭海荣在那边复述:“要点土豆,红辣椒,还有洋葱、胡萝卜。”

有了这个菜店老板的电话,再有人跟阿姨求购稀奇古怪的需求,阿姨也能解决了。

留学生们思念家乡,总想吃一些能带着家乡风味的菜,可菜场里也买不到面包和鱼罐头啊。热心的老板从电话中得知,非常时期住校的留学生只能呆在相对封闭的校园,为了安全不允许他们去外面购物,便自告奋勇地去大超市代购各种特殊食材,还贴心地附上了小票,只收取原价。

彭海荣在电话中再三感谢菜店老板:“我是这边的宿管,非常感谢你帮助了我的孩子们。”

老板真诚地回复:“我听你天天在这里,帮他们订这订那的,好多天没回家了吧?我也替这些孩子们,谢谢你啊!”

彭海荣在向小编转述这句话时,一度哽咽。

“平生关切意,患难觉尤真。”奋战于前线的医务人员自不必说,更多的是身边这样的普通人,践行着平凡世界里的责任与担当。

每日在大件的公寓楼里进行日常消毒、体温测量、出入人员登记,大件公寓离南门较远,有时留学生去校门口拿东西稍迟没回来,陆霞就开始微信询问他们的行踪。 

这几天,陆霞不光操心他们有无平安归来,体温是否正常,还要和他们聊一聊天,拉一拉家常,化解有些孩子明显的焦虑情绪。

陆霞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我想感谢一下我老公,我已经二十多天没回家了,我在这里照顾学生,他在家照顾孩子,感谢他对我工作的支持!”

“什么时候能回家?”

“到疫情结束!”

一树树含苞的花朵告诉我们,寒冬已在过去。

在后方没有硝烟的战场上,那些默默坚守岗位的人们一直竭尽全力、倾心守护。  

不知是哪位调皮的留学生,给罗马广场的雕塑也戴上了口罩(友情提醒,用过的口罩还请丢弃到专门的垃圾桶)。

这枚口罩,才让我们意识到,今年的校园同往年确有些不同。

这个花开的校园,属于留守的国教院同学们,也属于你们——所有的南艺学子。  

自律向学,共克时艰,期待再见!